《我们十七岁》收官 逆时光旅行开拓原创综艺新思路

《咱们十七岁》收官 逆时间旅行开拓原创综艺新思路

上周六,《咱们十七岁》收官。一同阅历了12场旅行,踏过52个不同城市地点,逾越距离21500千米的兄弟团终究
也迎来了分别的时刻。在节目组精心筹备的旅途中,每一位贵客都冷静卸下光环,丢弃包袱,彰显最实在的一壁。在不断以胡想为牵引的旅行中,他们不但
播种了相互间贵重的友情,也找回了初心。经由过程这12场芳华之旅和贵客的转变,《咱们十七岁》将“时间旅行综艺”这一新鲜品种进行了实在且有力的展示,无论是从“逆时间”旅行的观点提出还是节目中贵客与导演组之间、贵客与粉丝之间互动的翻新体现,都为国内原创综艺做出了积极的探索。

首创逆时间旅行 从“心”动身播种激动

当下,国产户外真人秀节目呈井喷之势,在同质化内容频繁轰炸的前提下,观众审美已呈疲态,想要在此规模完成突破变得愈来愈
难。渐渐的,户外真人秀愈来愈
“庞杂”,套路沉积,鲜见诚意。而《咱们十七岁》却另辟蹊径,旅途中仅仅凭仗小游戏决定衣食住行,不设置任何大型道具类游戏,贵客旅行的走向完全未知,终究
复原出一个非常实在,更注重贵客心坎表白的走心节目。首创的“逆时间”旅行并不刻意设置场景、剧情,而是经由过程旅途中贵客的互动和状态激发每个
人当下最实在的浮现,从而回归到最实在、最不设防的大男孩心境,也就是节目所想要表白的,回归初心。

在《咱们十七岁》中,每一期旅行主题紧扣芳华回忆,以帮每个
兄弟完成芳华胡想、填补芳华遗憾为主线,开启每一段逆时间旅行。郭富城、林志颖、孙杨、华少、范明、韩东君六位贵客涵盖了各个年龄层面,每个人的教育布景和成长布景不尽相反,却能迅速进入状态,离不开节目组巧妙的主题设置,回到学校住群体宿舍,重返私塾加入考试,还与兄弟们一同荒岛野营,与粉丝坐火车一同去旅行……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普通阅历或愿望,自然也能播种最自然的激动和共识。在北海荒岛旅行中,韩东君为了用打火石胜利点火,不惜耗时几小时,更是拒绝华少用打火机走捷径,在火苗燃起的一刻,韩东君兴奋得犹如一个17岁少年般;而为了完成华少与朋友一同看日出的胡想,兄弟团离开中国最东端的抚远市,在阅历零下27度的寒冷和等待之后,兄弟们迎来祖国第一缕阳光,当太阳跃出地平线的那一刻,兄弟们的心情更是格外动容。这类情绪,不恰是每个
观众都曾有过的芳华印记么?

不见套路 浮现一场笑中带泪的芳华旅行

《咱们十七岁》节目组最大的居心体现在摒弃了所有的套路,将旅行中所有的变量都交给贵客,以此浮现最实在的旅行。节目组用、划火柴、逛三园、动作一致等等不限场地的小游戏决定贵客的吃住行,将节目的浮现最大限度地交给贵客,基于这类信任,终究
六位贵客所带来的效果也最直接最触动人。他们会为多赢一块番薯一个鸡蛋愉快半天,也会因为任务失败损失100块钱愁眉苦脸,旅行因为这些显得闹腾而欢乐。

而整整穷游了十二期的兄弟们,在最后一期的采访中也从吃喝住行对节目组进行了全方位吐槽。在节目中,输了游戏的住帐篷喝白粥吃青菜,简直每个
贵客都曾有过这样的阅历,他们也总能强颜欢笑,与节目组斗智斗勇,争取最大权益。而这些乐趣也在离别时催生了更多的庞杂情绪,鲜少在节目上流露情绪的郭富城,在最后一期流下了不舍的眼泪,他写了一封信给十七岁时候的自己,情真意切地感谢曾经的对峙和起劲,成就了如今的自己,并表示这么多年忙于工作,加入节目与兄弟们一同旅行,播种贵重的友情,非常快乐。

时间无法回流,但节目令每个
贵客都更加珍视当下的每一刻。兄弟们在十七岁的旅行中,不但
卸下了明星光环,回归实在的小我私家,更以抓紧的姿态享用旅途中的点点滴滴。正因为如此,《咱们十七岁》才向观众浮现出一场笑中带泪的芳华之旅。

观点翻新着眼贵客 《咱们十七岁》探索真人秀新模式

自《咱们十七岁》开播以来,口碑收视双歉收,网友不惜赞美节目“清纯不造作”,除有优质的节目内容奠基基础外,与创作团队大胆翻新观点、着眼贵客化学反应是离不开的。户外真人秀节目的井喷,在给观众带来更多挑选的同时,也陷入了同质化的怪圈。综艺节目也是文艺创作的组成部分,在正向传播上也应当有所思考,一味输入内容空洞的快餐作品于时期有益。而《咱们十七岁》却认真思考了怎样影响观众,怎样输入回溯芳华、回归初心、珍惜当下等正能量,让观众在欢笑之余也能有所得。基于此,节目提出了“逆时间旅行”的全新观点。抛弃看似安全的流量明星,从60、70、80、90年代各自遴选了合适的人选,才有了后面深入人心的郭三岁、滑仔、小牛排等鲜明的体现。从观点源头上助力节目精准定位,这也是《咱们十七岁》在一众节目中锋芒毕露的原因。

《咱们十七岁》经由过程“逆时间旅行”的翻新观点,将真人秀回归到“人”这个本质中心,发掘
六兄弟的情感和心坎,引发观众的真切共识。这类积极的探索也为中国原创综艺的发展开拓了新的方向,值得更多节目制造团队去借鉴。